抹去「邋遢的中國人」的污名

本雜誌對 主任的專訪


Image

自從某市民向Telemetro電視台記者爆料華人餐廳La Salsa倒油入水溝事件後,批評風聲不斷興起,從未止息。根據電視台播放的視頻畫面顯示,一位餐廳的工作人員將一桶顏色深沉的液體倒入店外的水溝內。事件發生後,記者Luis Casis抵達該處進行拍攝調查。店主見事情開始失控,試圖在鏡頭前對記者進行賄賂,表示支付現金要求Casis別將此事報出。此事在媒體界和社交網媒牽起了極大的風波,網民議論紛紛。很多人也以此作為題材製做網路“笑話”(memes),嘲笑中國人衛生欠佳。

為了瞭解此事,我們特地訪問了前衛生部食環處主任Reynaldo Lee。李先生曾在2009與鍾Sir合作,為本雜誌列出衛生部對餐館的所有要求。即便現在他不再是政府公務人員,但他對於食品衛生的經驗卻有增無減。

於今年的9月4號,他欣然接受了本雜誌的邀請,在Multiplaza接受採訪。李先生表示,所有的餐館都需要一個「危害分析重要管制點」的計劃方案,其英文縮寫為"HACCP";如此一來,餐館業主可以完善的達成「預防」和「更正」的目的,避免食物傳播疾病。這也是巴國政府行政院在2001年頒佈的第352號法令。此外,危害分析重要管制點也是國際衛生單位用來管制所有食品處理業者的標準。工廠、屠宰場、食品運送業、肉品加工、魚品加工、奶製品加工、雞蛋處理和餐館等等行業,都需要依照HACCP指標作業。根據此方案,業者需要詳細記錄所有程序和檢查報告,以文字和數據進行記錄,達到食品衛生的標準。

詳細資料請上網登錄以下網址查閱: LINK

離開政府部門後,李先生經營了一家顧問公司,給需要協助的餐館業者提供法律規章知識,並讓其遵守。這有效地屢行HACCP的所有項目,同時也給餐館業主和衛生部之間提供調節服務。若食客在某餐館用餐後感到不適,業主可以僱傭此公司進行研究調查。

令人驚訝的是,巴拿馬目前不僅餐館業主、員工不知道HACCP的規章,就連衛生部多數的執行人員也從未聽聞過此國際食品安全規章。換而言之,巴國許多餐館業者很容易受到政府的制裁或欺壓。巴國多數的小食店、小型餐館如華人食店、多明尼加食店和巴國人經營的小吃都不具有足夠經濟能力來聘僱HACCP專業人員到店中給予諮詢服務。

有關舊食油的棄置處理,李先生表示許多人和商家都有意購買已使用過的食用油。據悉,一些專業人士使用舊油來製造肥皂或者將其提煉成生化燃料。因此,餐館業者可將這些油賣出或贈送。當然,餐館業者應當向收油者索取一張收據,需指明其用途。如此一來,收油者若將其用於不良用途,贈油者則不需要付上法律責任。若餐館業者將廢油倒棄在下水道,令本國自然生態會受污染,他們會受到衛生部和環保部的嚴懲。

此外,關於付款賄賂衛生部官員以遮掩過錯的做法,李先生說這是助紂為虐之行為,促使巴國腐敗風氣蔓延。如果貪官汙吏繼續前來索取賄賂,餐館業主永遠不會改正錯誤。相反地,犯下衛生錯誤的餐館業者若知錯能改,不以賄賂擺平問題,反而積極更正衛生上的過失,便可以得到正面效果。

鍾Sir雜誌問道,Telemetro電視台的記者和攝影團是否有權與衛生部檢查人員一同進入餐館內「檢查」並拍攝,李先生的回答是不確定,因其不是律師。但無可否定的是,業主有權拒絕媒體的採訪。衛生部檢查人員他們具有所需用的紀錄工具和拍攝設備,不需要媒體的拍攝記錄。此外,該餐廳冰箱內生鏽,雖然是違反衛生條例,但是雞肉被包在塑膠袋內並未直接接觸;另外,餐廳外圍清洗拖把的水槽內發現有大蕉和蟑螂卵,但檢查人員也應該查看店內的餐桌和良好的設備,不應單單著重於違規項目。

李先生表示,他知道衛生部施下了嚴重懲罰,這令華人群體的名聲也大受打擊,但華人餐飲業者在餐館衛生管理上的確有許多需要改善的地方。La Salsa餐廳並非獨立案例。若要避免被處罰,餐館業者就應當奉公守法,按照規定做事。不但如此,業者需要立即提高警覺,因為目前此話題被媒體炒的如火如荼,衛生部檢查人員也將增多檢查作業次數。

Image

若要抹去「邋遢的中國人」這污名,我們建議餐飲業者履行以下基本義務:

取得營業許可證

持有衛生證明文件(白衛生卡和綠衛生卡)

在顯眼處標貼「請勿吸菸」牌示

保持店舖清潔: 店舖建築(具防蚊網的窗戶、清潔桌子、乾淨地板、水槽安裝隔廢油設備)

整潔: 使用合宜清潔劑、清潔用品妥善保存和整理

保存食品: 使用冷凍和冷藏設備來維持食品新鮮度

冰箱內整潔: 整齊排列並且封包

完善的「危害分析重要管制點」HACCP計劃方案


Por: Lic. Ana de Chung | Ed.61 - Noviembre Diciembre 2017

 LIC. ANA DE CHUNG

POR LICDA. ANA DE CHUNG

Lic. en Diseño Gráfico, egresada dela Univ. de Panamá, con 30 años en el campo publicitario. Involucrada en organizaciones comunitarias, le apasiona la formación de niños y jóvenes con la disciplina de la música.